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校园动态> 对外交流 > 颜侠老师援疆专辑十四:我们在南疆

颜侠老师援疆专辑十四:我们在南疆

神奇的地方,

迷人的地方, 

富饶的地方,

美丽的地方,

可爱的地方。

你是我的新疆,

你是我们的新疆,

你是我中华不可分割的新疆,

南疆是我的第二故乡。

 

           

 

说起你,

首先就是你的神奇。

你广阔的土地,

是神圣祖国领土的九分之一。

一个新疆,

相当于十三个省的面积;

相当于六个法国,

八个英吉利,

还超过三十六个高丽

一直觉得她遥远,

那怕是乘坐着飞机。

相当于从南昌到深圳,

从南疆的喀什到北疆的乌鲁木齐。

在新疆境内从这边到那边,

就是跨越了好几个省的距离。

相差三个小时的时差,

叫人直觉得不可思议:

东边的哈密已经天黑,

西边的阿图什还晴空万里。

塔克拉玛干一望无际,

沙漠之大居中国第一。

狂风吹起砂砾,

刮过大大小小的戈壁。

流沙河边的山峰堆满了沙粒,

沙僧在这里刷新了西游记。

流沙河水清见底,

玉石在目历历;

岸边头顶骄阳似火,

水中冷得叫人颤栗。

帕米尔是塔吉克语,

意为世界屋脊。

其实世界屋脊是喜马拉雅,

可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

就在南疆与巴基斯坦的交界地。

新疆位于祖国之西,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州是我们的“西极”。

慕士塔格峰7546米,

“冰川之父”在帕米尔屹立。

此处终年雪积,

冰厚500多米还不算稀奇。

喀拉库勒湖清澈澄碧,

她就是传说中西王母的瑶池:

有时乱云飞度有时静影成壁,

有时湖色多变随着春夏秋冬四季;

湖色有时如黑墨有时如靛蓝有时红有时绿,

真不知是谁的神力还是魔力还是魅力?

塔里木河是我国内陆河之最,

她是母亲河将北疆很多地方补给

新疆的水资源并不缺少,

冰雪河湖彼伏此起。

三山夹两盆为特征的地貌地理,

充沛的阳光照着她闪烁熠熠。

即使你一路披荆斩棘,

即使你一路颠沛流离。

可只要一看见她的美丽,

你马上会心生暗喜:

寻找美丽的风景,

当然要付出相当的努力。

新疆风光如绮,

我还要跟她相约如期。

 

            

 

好一个富饶的地方!

蔚蓝的天空像是蔚蓝的海洋,

成群成群的牛羊,

像是白云黑云红云彩色的云倒映在水中央。

在草原,

是图画在帛上;

在山岗,

是大大小小起伏的波浪;

在水旁,

是爬上岸的金龟在游荡。

 

花色多种多样:

苏格兰不是玫瑰花的诞生地,

新疆才是她的真正故乡,

她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怒放,

她的深红她的芬芳,

迎着春风飞扬;

雪莲开在雪山,

洁白硕大又健旺,

体格刚强,

不怕风狂,

当做药材也优良,

她在高高的山崖上生长,

难道是有神性长上了翅膀?

薰衣草像是紫色的梦想,

长成一片展眼远望,

以为她是紫云在顺着天河流淌,

收摘她的女士是织女在把紫色绩纺;

红红与白白,

绿绿与黄黄。

红彤彤,

白汪汪;

绿油油,

黄光光。

华姿皇皇

华容煌煌。

 

瓜果先有着雅致的长相:

圆滚滚闪闪烁烁有着金光,

又像火红炽热的太阳;

胖嘟嘟沉沉静静有着丰腴的模样,

就是八月十五或者八月十六的月亮;

石榴笑红了脸庞,

碧绿是她的衣裳,

像灯笼一盏盏悬挂,

裂开的嘴是在把幸福的生活演唱;

金梨长得有些奇形怪状,

汁水甜美口颊生凉。

长生果跟她很像,

盈盈一握就能在掌中掩藏。

苹果甜甜酸酸鼓鼓胀胀,

青青红红就像是有着神秘的配方。

个体不大,

富有营养。

葡萄在新疆能做大量的文章:

种类齐全种植成一对对一行行,

引来蜂蝶采蜜忙。

当水果享用口齿生香,

丰收时节装满了货仓。

有的要制成葡萄干送进了烘房;

有的要用来把酒酝酿,

酿成的美酒胜过玉液琼浆。

 

别看很多地方都是草木不长,

戈壁滩一派荒凉,

丹霞地貌显得空旷,

可那些地方大多是地下有着宝藏:

石油天然气锰矿铁矿铜矿金矿,

单就锰矿开采出来就能占世界一半以上的容量。

不开采就是要将它们都收藏,

从别的国家进口,

自己的留给子孙后代去派上用场。

也就是说的战略目光,

怎能只顾眼前把后世遗忘?

 

土地资源也算着细账:

还是从外国进口原粮,

自己的土地看似搁荒,

其实是用心苦良;

先叫它们生息休养,

到时候再把它们当做耕地推广。

 

            

 

新疆更是可爱的地方,

大美无垠如同在天堂。

巍峨高耸的群峰绵长,

连绵的雪山是晶莹世界,

是新娘穿着白色的嫁衣裳,

在等待着她的新郎。

群山熠熠闪着金光,

一座座有丰富的蕴藏。

流水如佩玉声响,

水面波光是五彩的颜色呈现着吉祥。

水色清澈是琉璃是琼瑶轻晃,

水质清甜又清凉。

 

沙枣点点似火焰,

绿色丛中闪现着光芒。

枣味悠长富含蜜糖,

一颗枣儿就是一个浓缩了的心脏:

献给你爱心献给你营养,

叫你在长途跋涉中看到了希望。

 

白杨树挺拔又颀长,

像英俊的美男子健壮。

胡杨树金黄金黄,

是美貌姑娘的饰妆。

红柳成林红波荡漾,

是熊熊的红云向人间飞降。

 

       

 

美丽大方的阿图什女郎,

最叫人心驰荡漾。

好似春藤,

粗粗的辫子带着鹅黄;

如同蒲公英的飞絮,

睫毛密又长;

大眼睛蓄着甘露,

带着清泉,

明明亮亮水汪汪。

风中金柳体态轻轻盈盈,

身上有别样的血脉流淌。

 

梦游魂牵到南疆。

苹果甜蜜蜜,

脆梨喷喷香;

葡萄如绿珠,

石榴密匝匝住在一间房;

柔柳轻轻扬,

白杨穿着银色的衣裳。

太阳亮晶晶,

轻尘如雾迷茫茫,

眼前猛一亮:

啊!好一个阿图什女郎!

 

扬州美女多如云

芍药似火焰燃烧着一样,

天下三分明月夜,

二分无赖在维扬。

西施浣纱在浙江,

花枝草蔓眼中开,

小白长红越女腮,

那里的清溪向天边流淌。

范蠡青睐,

算他杜郎俊赏。

到了阿图什,

看他们会不会跟我同样惆怅?

 

啊!好一个阿图什姑娘!

香妃从这里走进大清的中央,

《书剑恩仇录》哀婉凄凉,

这里的俊俏源远流长。

 

大大的眼睛光彩闪闪,

是圆圆的太阳和圆圆的明月同时出现在天幕上。

飘飘的长发光溜溜,

是黄金给她们巧梳妆。

唇是樱桃色,

耳著白玉珰。

肤色如凝脂,

雪莲花盛开,

雪绒花轻飏。

可怜体无比,

婀娜复婀娜,

美人鱼畅游在海洋。

 

美人出自东方,

美人出自南方,

美人出自西方,

美人出自北方。

东西南北中,

阿图什美女,

集合了天下美丽之长。

东方的女子纤细加含蓄,

西方的女子高挑太张狂,

北方的女子腰圆体又胖,

南方女子的皮肤黑色过了量,

阿图什女子是仙界的美女向人间临降。

阿图什靠近昆仑山,

那里有仙人们的瑶池,

阿图什的美女该不是仙女们把回仙界的路遗忘?

该不是阿图什吹来了仙女们沐浴的衣裳,

她们要到阿图什来寻访?

 

恰便似:

一朵红艳露凝香;

好一似:

可怜飞燕在昭阳;

正好比:

《登徒子好色赋》的文章。

阿图什女郎,

看见你,

就叫远在天涯的人断肠。

阿图什姑娘,

既然我要来南疆,

索性早些,再早些!

索性晚些,再晚些!

为什么不早不迟,

我到了你的身旁?

看花开花落,

我只能在花园的边上彷徨。

花落不同悲,

花开不同赏。

君问相思处,

相思待磋商。

 

我悲催,

我哀伤:

怎么就到了这样的地方?

到了这样的地方,

怎么偏偏就遇上了阿图什女郎?

既来到了阿图什,

既来到了美女国

怎么又不会遇见阿图什的女郎?

 

堪笑不自量:

东升的旭日霞光万丈;

日上中天灿烂辉煌;

你是近黄昏的夕阳,

你怎么还把不该留恋的张望?

 

南疆,

阿图什,

阿图什女郎!

别在我的眼前摇晃!

我就是哈密瓜,

断了瓜秧;

我就是那雄鹰,

迷失了方向。

 

          

 

唐时你的名字可能叫胡旋,

“胡”是少数民族所居住的区域,

可不能将这个“胡”理解为胡乱,

她的舞姿可是正正规规有板有眼。

手位,

双眼,

身段,

步点,

都是颇有讲究章法森严。

 

手位和美柔软,

变化多端:

轻轻摇动在腰间,

如弱柳抚摸着栏杆;

上下翻飞,

似柳条柔柔地拂着水面;

左右摇曳,

像穿花度柳的燕子呢喃;

来回交叉,

柳枝随着春风烂漫。

 

双眼冉冉,

盈盈飞盼。

眸子流转,

秋水点点;

眼波荡荡,

春光闪闪。

睫毛翻翻,

翠帘泛泛。

把情感送传,

把美丽尽显。

 

身段柔婉:

好比和风轻轻淡淡,

好比丝绸随风曼曼;

又如柔桑弯弯,

又如柔柳舞动着红雾与青烟;

风中的瀑布轻飏,

风中的青青草蔓。

羽毛飞动在低低的蓝天,

一群蜉蝣飘动在眼前。

 

步点井然,

应和着音乐的内涵。

步步水生青莲,

莲花姣好吐艳。

花开春色满园,

好鸟相鸣一段段。

美舞翩翩,

姿容恬恬。

风格多变,

变化中有着规范。

 

情生双颜,

春日暄暄;

热情似火,

夏日炎炎;

柔情似水,

秋日滟滟;

含情脉脉,

朝霞衔山。

 

舞姿轻快和缓,

是花卉迎着晨风颤颤;

舞姿轻快敏捷,

是激荡的春风追随着牡丹;

男围着女转,

蜂蝶飞舞在花瓣;

女围着靓男,

娇娃撑着采莲蓬的彩船。

 

平静处,

花影在春阳中摇曳缓缓

一阵阵,

红艳艳,

如红焰;

激荡时,

鸳鸯戏水带出了青涟,

一条条,

一圈圈,

像玉环。

 

飘飘的衣衫,

树摇风卷,

红浪是一群群朱鹮,

最是春风快速地吹过戈壁滩。

甩动着长长的发辫,

好似挥动着长鞭,

驱动着风云漫漫

驱动着霹雳雷电。

 

音乐与舞蹈相连,

她与他双手相挽。

你追我赶,

言笑晏晏;

你瞧我看,

你思我念;

阳光随波,

鸟声剪剪。

是谁与谁相恋,

乐共舞喧喧。

有时喜上心坎,

有时声唉气叹。

和婉,

呐喊,

共欢,

休戚相连。

美人撒娇,

英雄气短。

音乐和舞蹈是另一对高山流水:

身后身前,

迢迢不断,

渐行渐远;

是连绵的雪山,

是并肩的雪莲,

是草原连成一片。

是两股水在一起潺潺,

是飞成一对的大雁。

 

            

 

新疆国境线有5600公里长,

8个国家跟她接壤。

还有很多地区的边境线待定,

2000多公里的边防线在南疆。

又是地广人稀的地方,

需要很多人来保卫国防。

 

我们从苏州来到南疆,

阿图什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我们虽然没有拿枪,

也没有军衔和肩章,

可我们依然是普通文职一“兵”,

也是来守卫着另一种意义上的边防。

我们的“武器”是知识和思想,

用这些我们来拱卫祖国的西北边疆。

我们的“阵地”在课堂,

就是要用历史和其它的知识把这里的孩子武装。

叫他们心明眼亮,

叫他们谛听端详:

新疆是中国的新疆,

中国的新疆寸土不让。

新疆在大踏步奔向前方,

祖国为新疆的发展保驾护航。

 

在久远的古代,

新疆就跟中原有了密切的来往。

友好加通商,

公元前60年就正式归于汉中央。

丝绸之路使她赢得更高的声望:

像强有力的臂膀,

向东联系着汉政府,

向西向南拓展得更为深广,

她把中西方文化汇聚在一个锦囊。

像长长的走廊,

把风风雨雨遮挡。

绿洲马队暂住,

沙漠驼铃叮当。

水势轻轻水色清清水流旺旺,

喜鹊成群喜鹊的叫声响亮。

传送着商队来来往往,

接纳着使团熙熙攘攘。

 

既然是繁盛富庶的土壤,

有的人还会不产生非分之想?

差一点叫新疆沦丧,

就像是孩子丢失了爹娘。

戈壁空空荡荡,

寒风凄凄凉凉。

班定远投笔从戎,

驻扎西域多年把家园相忘,

经营着边陲直到发鬓成霜,

西域依旧依偎在慈母的身旁;

还有康熙乾隆大帝,

御驾亲征到了西部,

粉碎了有些人的痴心妄想,

惩处有些人变了的心肠;

“左公柳”ƒ依依袅袅,

绝不叫新疆落入旁人之手的还是左宗棠:

抬棺前行表明着七十不老的雄壮,

十万兵马意难平英气昂昂。

 

新疆是枢纽,

联系着东北西南走四方;

新疆是桥梁,

从中国到西部世界新疆为保障。

多民族杂然相处:

维族粗犷,

克族豪放,

回族慨而慷,

其他民族各显其长,

汉族展开了博大的胸膛。

多少年多少代,

各民族就是兄弟姐妹同住在一个院场,

红墙青砖碧瓦高敞。

各民族和睦相处济济一堂,

大姐小妹贤弟兄长。

情同手足

拉拉家常;

互通有无,

你助我帮。

中华是我们的共同家邦,

五星红旗为我们高高飘扬。

还有英明的中国共产党,

她就是我们的家长。

 

只<

2018年11月16日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Copyright 2016 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级中学. 苏ICP备09061516号 地址:昆山市开发区南浜路518号 电话:0512-57639758 技术支持维护:昆山网站建设